腰山沙魏资讯>综合>高铁高速公路齐跃“全球第一”智慧交通“红利点”渐次萌发

高铁高速公路齐跃“全球第一”智慧交通“红利点”渐次萌发

2019-11-08 19:27:05 作者:匿名 阅读量:174

摘要: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经历了一次历史性的飞跃,从“骑驴到北京”,到“乘火车到拉萨”,到覆盖80%大城市的3万公里高速铁路,“复兴”号以每小时350公里的速度“在地面”飞行,国内大型飞机c919升空。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经历了一次历史性的飞跃,从“骑驴到北京”,到“乘火车到拉萨”,到覆盖80%大城市的3万公里高速铁路,“复兴”号以每小时350公里的速度“在地面”飞行,国内大型飞机c919升空。

回顾70年风雨飘摇的历程,中国交通运输业书写了一部迈向交通强国的宏伟史诗。

随着9月19日《建设交通强国纲要》(以下简称《纲要》)的正式发布,交通强国的顶层设计和系统规划变得更加清晰,即从2021年到本世纪中叶分两个阶段推进,到2035年基本建成交通强国。这意味着新的运输时代翻开了新的篇章。

高速铁路、公路

通向世界的最前沿。

“改革开放前,只要经济稍微恢复和发展,交通运输的总体紧张局面就会出现。在港口挤压船只和货物是很常见的。船只在港口停留数天、数天或数月。”前交通部部长黄振东回忆了40年前在秦皇岛港的工作经历,至今仍印象深刻。“港口经常组织‘战斗’来分散运输。这艘外国船的船长嘲笑我们的港口是“向大海扔黄金”。"

“有一条河让每个人坐船去,也有一条路让每个人开车去”。在1983年3月召开的全国交通工作会议上,时任交通部长的李庆提出了开放公路水路市场、搞活公路水路市场的建议。这一讲话很快激起了人们的思想,直接冲破了只能实行单一所有制结构的社会主义束缚和“一个组织,一个运输”部门的垄断局面。交通运输的发展开始与市场接轨。

自此,公路水路运输领域形成了多形式、多层次、多成分的运输经济新模式,车辆和船舶的运输能力迅速提高。各行各业和各种经济成分只要符合开放条件并取得经营许可证,就可以参与公路水路客货运输,从而通过竞争消除劣势。同时,交通建设市场也全面开放。所有有资质的施工企业均可参与重点运输项目的招标投标,并承担施工业务。铁路、民航、邮政等运输部门已经与市场接轨。

社会交通的突然兴起对缓解交通供给短缺起到了重要作用。交通运输服务从“瓶颈制约”到“初始缓解”,再到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适应”,实现了跨越式发展。现代综合交通体系已经形成,交通正走向蓬勃发展的新时代。

交通部的数据显示,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铁路营业里程仅为22000公里。随着《中长期铁路网规划》的实施,到2018年底,全国铁路里程达到13.1万公里,是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六倍。高速铁路的快速发展在短时间内从无到有,跃居世界首位。截至2018年底,高铁运营里程超过2.9万公里,是“十一五”末的近5倍,占全球高铁运营里程的2/3。

"如果你想发财,先修路."这个简单的口号唤起了人们对交通的迫切需求。然而,在改革之初,建设资金严重短缺,这一度成为各级交通部门之间的巨大差距。

1984年12月国务院第54次常务会议注定成为新中国交通建设史上的一个重要节点。会议就公路建设资金来源确定了三点意见:一是适当提高公路养路费标准;第二,凡购买车辆的单位和个人都要缴纳车辆购置费,车辆购置费只能用于公路建设。第三,用资金或贷款修建的公路、桥梁和隧道竣工后可以收取通行费和桥梁使用费。

事实证明,上述三项规定为近几十年来我国公路建设和养护的快速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创造了有利条件。

此后,中国公路网的规模、技术水平和接入深度发生了巨大变化。到2018年底,全国公路总里程将达到484.7万公里,公路密度将达到50.48公里/100平方公里,是新中国成立初期的60倍。其中,高速公路交通里程14.3万公里,居世界首位,农村公路404万公里,二级及以上公路64.8万公里,占公路总里程的13.4%。

同时,截至2018年底,全国公路桥85.2万座,总长度为5568.6万米,分别是改革开放初期的6.6倍和17.0倍,桥梁总数居世界首位。港珠澳大桥成为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

隧道建设也取得了很大进展。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公路隧道17738条和1724万条,是改革开放初期的47倍和332倍。隧道数量是世界上最多的,有1058和476.6万米的超长隧道。

海港和机场

实现跨越式发展

1985年,国务院决定对沿海主要港口进出口货物征收港口建设费,作为港口建设资金的主要来源。结合港口管理体制改革,对以分散的地方领导为主要收入和支持来源的港口实行“以港口支撑港口”的政策。支持托运人建造自己的专用码头,并实施“谁建造、谁使用、谁受益”的政策。这些政策调动了许多层面和方面的积极性,大大加快了港口建设的速度。

中国港口协会秘书长丁力告诉《证券报》,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港口的发展适应了国民经济和对外贸易的快速发展,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从1978年到1980年,为了解决当时港口的严重拥堵问题,中央政府加快了港口建设,开放了长江港口。1986年,原交通部先后将交通部直属的14个沿海港口和长江沿岸的26个重点港口转移到各自的城市,实行“双领导、地方优先”的管理体制和“收入支持、港口支持”的财务管理体制;2001年10月,为了适应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的新要求,中国港口开始了新一轮以港口管理地方化、政企分开为主要内容的港口管理体制改革。

截至2018年底,全国规模以上港口生产码头泊位15823个,是新中国成立初期的98倍。其中,万吨及以上泊位2379个,占泊位总数的15%,居世界首位。全国内河通航里程为12.7万公里,是新中国成立初期的1.7倍。其中,三级及以上航道13000公里,占总里程的10.6%。

丁力表示,该港口服务于实体经济和货物贸易,是对外开放的第一线。今后,港口发展仍需着眼于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力争成为世界级强港,抓住机遇,服务京津冀一体化、长三角一体化、粤港澳海湾地区、长江经济带建设等国家战略的实施,切实推进“一带一路”国际港口与航空公司的合作,为对外开放创造新的高地。

然而,在政企分开、联合重组和放宽市场准入控制后,航空运输企业集团取代了原有的政企一体化运营体系,打破了航空市场的垄断运营模式。截至2018年底,中国共有235个民航认证机场。现有年旅客吞吐量超过1000万人次的通航机场37个,年货物和邮件吞吐量超过1万吨的通航机场53个。其中,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居世界第二,上海浦东机场和广州白云机场旅客吞吐量居世界第一。与此同时,形成了中国航空、中国南方航空和中国东方航空三大国有航空集团、多家本土航空公司、中外合资公司、民营航空公司等多元化市场主体参与的竞争格局。

“智能交通”

走在路上

进入一个新时代,智能交通像风暴一样席卷全球。正如交通部长李肖鹏所说,在当今世界,高新科技与传统交通行业的结合将不可避免地产生新技术、新设备、新形式甚至新产业。

事实上,在经历了以bot(建设-运营-转移)为主要模式的交通基础设施发展模式后,近年来公共服务供给机制的重大创新ppp(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再次催生了10万亿元的巨大市场。中国交通运输业逐步建立了“国家投资、地方融资、社会融资、利用外资”和“修路贷款、收费还贷、滚动发展”的多渠道投融资机制,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了新鲜水源。

智能交通不仅体现在交通方式的改变上,而且城市交通管理也变得更加智能化。在专业互联网公司的帮助下,交通管理部门收集、应用、分析和共享数据,依托自主开发的技术平台和大数据管理平台,形成了一整套基于交通数据中心的信息系统建设思路和解决方案,涵盖道路、水路、民航、铁路、城市交通等领域。

李肖鹏认为,在建设交通强国的过程中,动力和驱动力应该从传统的单一因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从而更好地发挥科技创新的作用。

智能交通最亲密的体验是“高速列车订购外卖”。在过去的一年里,通过国家铁路吉讯公司提供的掌上高速铁路应用,复兴列车实现了免费wifi全覆盖。它的“高铁订餐”服务只需要提前一小时预订。列车到达配送站后,饭菜可以直接送到乘客指定的车厢和座位。

智能交通的发展离不开基础理论研究和基础数据分析的支持。经过5年的试运行和科学评估,中国交通生产指数(ctsi)于2018年12月12日正式发布,有效填补了中国交通行业长期缺乏综合指标的空白。

交通部科学研究院研究咨询室副主任、信息中心实验室主任周建对《证券报》记者表示,交通行业的报告系统数量处于各部门前列,但存在许多基本指标和明显的趋势差异,给相关部门快速准确把握行业整体经济运行带来了很大困难。ctsi指数的登陆应用将能够整合铁路、公路、水路、民航等各种运输方式的变化,并用于分析和判断行业整体经济形势。

此外,由于ctsi指数与国内生产总值之间的高度相关性,从增长率变化的角度来看,在一定程度上领先于宏观经济趋势,它也将在宏观经济形势分析服务中发挥重要作用。

李肖鹏说:“通过一系列统计数据,我们不仅可以看到我国交通运输的发展,还可以看到人们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的不断提高。”

但他也强调,更重要的是要认识到中国交通运输发展中仍存在问题和不足,如基础设施不足、研发能力有待提高、管理能力和服务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等。“这正是建设一个强大的交通强国需要解决的问题。”

野心没有深远的趋势。无论你想去哪里,你都不会不进去。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朝着交通强国的目标前进,国家交通系统将继续努力自我完善、自我创新,坚定不移地全面深化改革,开山开河,跃马扬鞭,乘风破浪,全力以赴,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谱写新的篇章!

(编辑:王庆余)

快三开奖结果 1分钟pk10 内蒙古11选5投注 香港六合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