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山沙魏资讯>文化>8月大火毁掉排练空间与乐器,没想到9月他们又回到上汽·上海文

8月大火毁掉排练空间与乐器,没想到9月他们又回到上汽·上海文

2019-10-28 07:47:51 作者:匿名 阅读量:328

摘要:经历8月一场大火,优人神鼓排练空间和表演乐器付之一炬,其中也包括《墨具五色》所有乐器。9月27—28日,这部被誉为“优人神鼓历年来色彩最缤纷的鼓乐作品”《墨具五色》将登陆上汽·上海文化广场,与沪上观众

在八月的一场大火之后,排练鼓和演奏乐器的空间被烧毁,包括所有的“五色墨水”乐器。幸运的是,团队成员终于在仓库里找到了几个大锣,很多东西会被重新洗牌并重新生长。9月27日至28日,被誉为“最优秀人民之神在过去几年中最丰富多彩的鼓乐作品”的“五色水墨”将登陆SAIC上海文化广场,与上海观众“共舞、共写、共墨”。

来自山林的《山的传说》在30多年的积累中孕育了无数经典戏剧。2017年初,尤仁圣谷艺术总监刘若·宣和音乐总监黄志群基于他们多年来对生活的理解,再次携手创作新作品《五色水墨》。这部作品也是两个人回归老庄最初理想的体现。它突破了尤仁圣古以前的创作惯性,全面提升了视听意识和科技意识。这可以说是尤仁圣古多年来最科学、最丰富多彩的作品。

“五色墨器”的创作源于黄志群,受到书法家董阳子墨宝《老庄说》的触动。他深深感受到董阳子行气书法的节奏和旋律,领悟到“一墨五色,五色源于墨”的相互关系,进而创作出一种新的鼓乐,结合巨锣、农奴和笛子,呈现出一种新的音乐风格。

在舞台展示上,“五色水墨”与彩色画家柯淑玲的创作相结合,改变了过去舞台的静态,取而代之的是大色块的排列和碰撞。它还利用大小变化来创造一种分裂感。同时,它打破了空间的限制,将空间的意义从限制中解放出来,并将其转化为流动中与时间一样长的“无限”。在身体表现上,除了传统的击鼓和武术,刘若宣还运用了多年练太极的优秀成员的身体特征,强调身体的灵活性和旋转性,并运用缠绕、钻孔和下沉的身体形态来展现过去的不同风格,挖掘身体自由。

刘若宣说,“我打鼓讲故事。传统上,我站着打鼓,因为我有戏剧背景,当我表演时,我把音乐和故事结合在一起。对其他人来说,这是一个普通的音符,对我来说是不同的。例如,老庄和庄的“技艺精湛的工匠解决牛”在制作“五色墨”时有很多概念。我们不能把一头牛带到舞台上。黄志群老师觉得自己像个打鼓的禅宗大师,所以我把它放进了《瘦牛》,故事就出现了。有一个故事,但它是抽象的表达,视觉上的美,不是那么简单。”

《五色水墨》除了在视觉表现上不同于旧作品之外,在其创作理念上升华了一个一致的理念——刘若·宣说:“这应该是多年来优秀人士最贴近生活本质的作品。如果是五年前,我们永远不会达到这个水平。”多年来,尤仁圣谷的创作一直在探索生活的特征。五色墨水通过音乐表现了老庄思想的意境。每一个表演和段落都是理解的表现。从刘若萱的角度来看,这是她和黄志群的内在写照,是她心中最典型的“优秀人民”风格的创造,也是凝聚优秀人民精神的伟大成就。

《五色水墨》分为六章,即《模糊与宁静》、《大鹏展翅》、《瘦子斯金纳》、《鼓盆与歌》、《庄周梦蝶》、《道隐与未知》。表演就像一个事件的循环,来来往往的表演者就像体现事件中不真实方式的生物。

自2015年以来,卓越之鼓分别为SAIC上海文化广场带来了“时代之外”、“勇者之剑”和“倾听海洋之心”。这些作品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和赞扬。与西方舞台作品的介绍相反,文化广场一直致力于探索和传播本土舞台艺术,寻找符合中国观众文化审美的优秀作品。从八月到现在,文化广场和尤仁圣谷举办了一系列的表演艺术工作坊。在尤仁圣谷表演艺术培训系统的帮助下,他们联合举办了精英体验课程和离线分享课程。当分享他的创作经历时,黄志群说,“当我在云门的时候,我学到了很多。我每天都练习基本技能。在过去的几年里,我积累了很多东西。基本技能是所有艺术的根源。没有技术,就没有艺术;没有艺术,只有技术,它也不会变成艺术,就像一条河,它需要两岸才能流向大海。”

SAIC上海文化广场副总经理费袁弘说:“我们已经看到了现代都市人在同根生谷剧团普遍缺乏的气质,这就是宁静的力量。我也希望优秀的人所创造的内心状态以及他们对自然和纯洁的渴望将继续震撼观众,并保持为他们自己和社会创造的清泉。”

总编辑:李云纳文字编辑:张毅图片编辑:邵静

500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