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山沙魏资讯>教育>不参加世界大学排名的一流大学正在变少

不参加世界大学排名的一流大学正在变少

2019-10-25 11:45:53 作者:匿名 阅读量:4558

摘要:01清华、北大领先北师大首次参加the大学排名本次the世界大学排名涵盖了来自92个国家/地区的1300多所大学,是迄今为止the世界大学排名上榜大学数量最多的一次。不过,近年来,主动参加排名的国内一

没有参与世界大学排名的一流大学数量正在减少。

原件:edu 2019-09-13,一读,战略研究所

晨雾/换乘

全文为2870字,预计阅读时间为5分钟。

《泰晤士报高等教育2020年世界大学排名》中隐藏了什么重要信息?

昨日(2019年9月12日)上午,《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发布了2020年世界大学排行榜,再次成为高等教育领域的热门话题。

战略研究所发现,随着北京师范大学首次参与世界大学排名,首批“一流”大学(甲级)中只有3所可能不参与世界大学排名。

尽管如此,在打破“五个一”的背景下,我们仍然不能忽视世界四大大学现有排名的局限性,理性看待大学在排名中的表现。

01

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领先

北京师范大学首次加入大学排行榜

世界大学排名涵盖了来自92个国家/地区的1,300多所大学,这是目前名单上大学数量最多的一所大学。

今年上榜的中国大学有125所,包括81所内地大学、6所香港大学、2所澳门大学和36所台湾大学。正如清华大学院长兼副院长杨斌教授在《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官方网站》上所写,“清华和中国已经赶上了数字游戏的步伐”。

在这一排名中,清华大学再次在亚洲大学中排名第一,世界第23位,其次是北京大学,超过新加坡国立大学,成为亚洲第二和世界第24位。

除了清朝的北部,世界前200名中还有7所大陆大学,世界前500名中有15所大陆大学。其中,北京师范大学(以下简称“北京师范大学”)被《泰晤士报》高等教育部分评选出来。

北京师范大学在今年加入世界大学排行榜的大陆大学中表现最好,在世界排名301-350,在大陆大学中排名第9-11,在大陆师范大学中排名最高。

事实上,这也是BNU第一次参加《泰晤士报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行榜》。

北京师范大学首次参加世界大学排名,并取得了良好的成绩。(资料来源:北京师范大学发展规划系)

02

世界大学排名的积极参与者

中国一流大学的数量正在增加

此前,人们发现一些国内知名大学没有被列入世界大学排行榜。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这些精英学校薄弱,而是因为它们没有向时代高等教育提交相关数据。没有向时代高等教育提交相关数据的大学将不会被列入世界大学排名。

然而,近年来,积极参与排名的国内一流大学数量不断增加。

尚未向提交数据的内地著名大学包括南开大学(以下简称“南开”)和北京师范大学。

南开在2018年首次参加世界大学排名,在2019年参加评估的第一年世界大学排名中,中国内地大学排名第10位,世界排名第351-400位。

后来,南开大学新闻网的“高调”官员宣布了这一结果。

2018年,中国南方科技大学也首次被列入世界大学排行榜。今年,北京师范大学是第一个参与世界大学排名的大学。

过去三年的数据显示,随着南开、北京师范大学等国内一流大学的录取,越来越少的“一流”大学(甲级)不主动参与世界大学排名。到目前为止,可能只有三所:中央民族大学、兰州大学和国防科技大学。

在称赞名单上的大学的同时,我们不应该忽视不在名单上的大学。他们可能像中央民族大学、兰州大学和国防大学,因为他们没有主动参与世界大学排名,也没有在榜单上显示出自己的强大实力。

除了,还有三个世界著名的大学排名,即arwu,qs和美国新闻

这些世界大学排名长期以来一直受到公众和媒体的广泛关注,这一定有一个深层原因。

在高等教育领域,大学排名现象一直被讨论。许多学者和专家也对排名广受追捧的原因进行了深入细致的分析。主要原因是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系主任、终身教授袁振国等人相信《大学排名的风险》一书:

“它服务于利益相关者的需求,并有其目标用户群。这个群体包括政府、大学、学生和他们的父母等。大学排名的年度更新不断满足这些群体的需求,这些群体越来越依赖于大学排名。”

03

世界大学排名的理性审视

尽管大学排名受到广泛关注,但也存在争议。事实上,目前世界大学没有公平、全面、客观的评价体系和排名机构。

这主要反映在所有主要排名使用相同的标准来评估不同类型的大学。这显然是不合适的。

至于高校的类型,有单科、多科、综合、文科、理科、工科等类型的差异;就大学的性质而言,有教育部直属大学和地方大学,有“双一流”建设大学和普通大学,还有私立大学和公立大学等各种类型的分校。

这些机构在资金来源、办学体制、培训项目和管理方法上存在差异。用同样的标准来评估各种类型的高等教育机构肯定会失败。

看看四个世界大学排名的评价指标和权重,我们发现了三个问题:

首先,输入指标的数量远远超过输出指标。

这一现象源于排名指数没有全面考察高等教育质量,使得公众过于关注高等院校可利用的资源,将投资等同于质量。

这有可能引导高校的片面发展,导致高校发展过于注重教育教学资源的需求。

近年来,高校内部日益激烈的“人才竞争”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高校在提高教师素质方面的“大投入”。

世界四大大学大学排名的指标分布(数据来源:大学排名的风险)

第二,科研成果在大学排名中占据主导地位。

美国新闻大学排名的科研指标包括发表论文、学术著作、会议论文、被引和标准化被引影响的数量,占60%;

大学排名包括教师发表的论文数量和引文数量,占36%。

qs大学排名中每位教师的引用次数为20%;

阿乌大学排名的研究项目包括主要期刊发表的论文数量,占40%。

科研指标的无限扩大在一定程度上将大学排名缩小到科研排名。这违背了大学的本质功能——人才培养。

第三,评价指标难以反映高校的真实水平。

从评价高校的教学水平、科研水平和国际化水平来看,现有的排名评价指标不能充分反映高校的实力和水平。

例如,在教学水平评估中,世界四所大学的排名仅使用师生比、每位教师授予博士学位的数量以及授予不同学位的项目数量等指标数据。

在科学研究水平的评价中,使用论文或出版物的“发表数量”、“引用数量”和“引用比率”等指标的四所世界大学的排名也不例外,只是强调科学研究成果在学术同行中的影响。

在评估国际化水平时,qs和大学排名只使用简单的数据,如国际学生的比例和国际教师的比例。

换句话说,现有的世界大学排名并不完全代表大学的真正实力。美国西康涅狄格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史蒂文·沃德(steven ward)也认为,“大学排名并不反映大学教育的质量,而是影响大学的价值和运营”。

仅仅依靠大学排名来办学是一件盲目的事情。正如北京大学前校长许志宏所说,“大学排名就像一把剑挂在中国大学校长的头上。许多校长不得不根据各种排名指标建立自己的学校,以获得一个体面的排名,导致许多大学没有特色”。

然而,我们不能完全否认现有大学排名的参考意义:

学生可以通过排名获得更多关于学校选择的信息,并增加他们对目标机构的了解。高校可以通过排名总结自己指标的优缺点,反思自己的办学思路,增强高校间的竞争意识。通过对世界大学的排名,政府可以提高对大学国际影响力的认识,增加对大学国际发展的投资。

04

结论

在我国高等教育打破“五个一”和完善学术评价体系的背景下,如何理性看待科研主导型大学的排名,是每所大学都应该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对此,清华大学副校长兼院长杨斌教授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认为,应完善高校科研评价体系,重视科研成果的质量、贡献和影响。"这种方法将有助于高校促进更健康的科研实践,完善人才和机构的评价体系."

参考:

本期的作者

战略研究所北京研究室唐·方杰

一读edu编辑部

资料来源:edu,一读,微信公众号2019-09-13

身份证:edu杜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