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山沙魏资讯>财经>3个多月暴跌3500亿!美股最大IPO竟然也爆雷了,估值近腰

3个多月暴跌3500亿!美股最大IPO竟然也爆雷了,估值近腰

2019-10-23 09:26:31 作者:匿名 阅读量:1633

摘要:同是自动驾驶领域曾经的“独角兽”,相较uber,规模较小的国外的网约车平台来福车股价也大幅下跌,收盘时下跌3.1%,至39.57美元,9月30日该股曾跌至40.84美元的低点。uber和lyft股价均

中国基金会记者朱文俊

科技ipo企业遭遇滑铁卢。

昨日在美国股市,美国滴滴“优步”(uber)股价在9月27日一路跌至30.29美元的创纪录低点。当天早些时候,该股触及28.65美元的盘中低点,收盘时下跌4.3%,至29.15美元。市值收于496亿美元,较峰值下跌约40%。

作为自动驾驶领域的前“独角兽”,规模较小的外国在线汽车预订平台lyft股价也大幅下跌,收盘下跌3.1%,至39.57美元,9月30日跌至40.84美元的低点。昨日跌至38.68美元,创下盘中新低。

优步和lyft股价均触及历史收盘低点。

优步美国股票昨日触及28.65美元的盘中低点,收盘时下跌4.3%,至29.15美元。

Lyft股价也大幅下跌,盘中触及38.68美元的历史低点,收盘下跌3.1%,至39.57美元,市值116亿元,跌幅超过50%。

2019年是美国科技独角兽上市的“新年”。这两个在线汽车预订平台的主要“竞争”公司今年都进入了美国股市。优步于5月10日以45美元的发行价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弗莱车于3月28日以72美元的发行价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值为243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两家公司都是在上市后的两个交易日内爆发的,市值受到严重侵蚀。

莱佛士被视为自2017年snap上市以来最大的美国科技公司ipo,于今年3月29日上市,开盘价飙升至87.24美元,较72美元的ipo价格上涨21%。随后一路攀升,达到88.6美元的峰值。最高点比发行价高23%。然而,在公开交易后,其价格开始下跌,并在交易的第一天上涨了8.74%。上市第二个交易日,莱夫特开盘后大幅下跌,最终收盘价仅为69美元。经计算,比上市首个交易日的最高点88.6美元低了近22%,市值也缩水了五分之一以上。

优步的上市价值为740亿美元,其股权完全稀释(包括股票期权等)。)价值824亿美元。据了解,优步今年的首次公开募股达到了“两个最大的”:

1.融资规模为81亿美元,是最大的ipo自阿里巴巴2014年以来的美国股票。

2.此次首次公开募股价值824亿美元,是自2007年脸谱网以来最大的一次首次公开募股。

上市当天,尽管发行价设定在发行价区间的底部,优步仍未错过突破,开盘时为42美元,较发行价下跌约6.7%,收盘时为41.57美元,较发行价下跌7.62%。其市值缩水至不到700亿美元,因此遭遇“开门黑暗”。今年6月28日,该公司股价盘中触及47.08美元的历史高点,收盘小幅收于46.38美元。优步的最高市值为800亿美元,如今只有496亿美元,下降了近40%。

盈利难:第二季度巨额净亏损

今年8月9日,优步宣布了第二季度业绩。根据财务业绩,优步第二季度收入为31.66亿美元,同比增长14%。关联公司净亏损52.36亿美元,去年同期为8.78亿美元。自成立以来,优步的总运营亏损已超过100亿美元。高净亏损导致财务报告当天股价暴跌9%。

根据业务部门的数据,在收入方面,优步第二季度净收入为23.4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22.91亿美元增长了2%。优步的营收为5.9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3.46亿美元增长了72%。汽车解决方案的收入为30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的3400万美元下降了91%。其他收入为2500万美元,同比下降4%。

优步指出,第二季度净亏损的增加主要是由于该公司首次公开发行相关的股权激励支付中包含了39亿美元。

同样,lyft的季度报告披露,该公司在第二季度也遭受了巨大损失。根据财务业绩,lyft第二季度收入为8.673亿美元,同比增长72%。虽然收入有所增长,但仍无法抵消成本的快速扩张,第二季度净亏损6.44亿美元,同比增长260%。

根据季度报告,莱夫特第二季度的总成本和支出为15.4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6.99亿美元增长了120%。其中,收入成本为6.3亿美元,去年同期为2.93亿美元。经营和支持支出为1.52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6740万美元。研发支出为3.1亿美元,去年同期为6440万美元。莱夫特第二季度经营亏损为6.729亿美元,去年同期为1.787亿美元。Lyft第二季度的营业利润率为-78%。

Lyft指出,第二季度净亏损包括股权激励费用和相关工资税费用2.966亿美元,与首次公开发行相关。与监管要求相关的保险负债变化为1.411亿美元。

投资者质疑估值高的初创公司

科技初创企业似乎已经进入了一个资本冬天。这两家公司遇到的问题只是科技公司今年在首次公开募股中苦苦挣扎的两个例子。随着流动性继续低于预期,投资者对上市公司的仔细审查已达到临界点。

据国外媒体报道,优步开始希望通过裁员降低成本。优步在提交给加州就业发展部(edd)的一份官方文件中透露,优步计划裁员300名,其中包括旧金山的238名员工和帕洛阿尔托的62名员工。就在上个月,优步宣布了裁员88人的计划。据悉,优步已通知加州政府,计划在2019年期间取消海湾地区的388个工作岗位。

除了以上两个因素,新兴和尖端科技公司的“新星”似乎也很艰难。在过去几个月里,航天巨头wework一再推迟ipo。甚至,由于潜在投资者不愿意接受估值和公司治理,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亚当纽曼(adam neumann)上周辞去了首席执行官一职。这家备受瞩目的科技初创企业今年年初估值为470亿美元,但由于公开市场投资者情绪低落,当时该公司准备以低至150亿美元的估值进行首次公开发行。该公司最大股东软银也对此次ipo没有兴趣。

此后,谷歌无人驾驶公司waymo在9月28日被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从估值1750亿美元下调至约1050亿美元,相当于下调近5000亿元人民币,下调近一半至40%。

作为第一家公共道路测试公司、第一家无人驾驶道路测试公司和第一家商业测试公司,waymo一直是无人驾驶领域的领导者。虽然这项技术已经在公路上应用,但还远未实现。市场估计waymo每年至少花费10亿美元。或者在清算的压力下,今年3月初,市场上有传言称韦莫正在寻求外部公司的投资,包括大众和其他汽车制造商。

编辑:安曼

中国基金会新闻:关于基金会所有关注的报道

中国财经新闻